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考古发现千年契丹凤棺女尸详细过程[图]

考古发现千年契丹凤棺女尸详细过程[图]

时间:2020-06-30 06:58:23

编辑:admin

奇闻天下导读:小编为大家整理了考古发现千年契丹凤棺女尸详细过程相关文章,想了解更多奇闻故事,继续关注奇闻天下!

一座千年古墓,一具契丹的无名女尸,凤棺中疑云重重。考古专家能否揭开这其中的秘密?

在以往发现的契丹人墓中,只要有点身份的人,大多都会有墓志铭。可这个契丹人,她的随葬品非常精美,身份显得异常高贵。却没有留下任何说法,而且墓穴寒酸简陋,墓室里还到处遗留着仓促下葬的痕迹。塔拉不免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的死亡有可能不正常。那么在一千年前发生的一切,连同墓主人的身份之谜,是不是够能从中寻找到最终的答案?

2003年3月9日,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吐尔基山采石矿。

这一天,在滚落的山石后面,一片奇异的石壁突然裸露了出来。这片石壁显然不是天然形成的,巨大的石块上,明显的留着人工雕凿的痕迹。石壁背后难道有着古人留下的什么东西?

六天以后……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闻讯,立刻派出考古队赶往现场。负责这次考古发掘的是付所长塔拉。塔拉,有着20多年的专业考古经验。职业的嗅觉告诉他,石壁背后肯定有着不寻常的东西,塔拉决定挖掘就从这里开始。清理碎石的工作用去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2003年4月23日上午,塔拉到达现场一个月以后……

终于,一条甬道显露了出来。但是,在它的尽头,赫然伫立着一块巨大的石门,死死地挡住了里面所有的秘密。   

清理出的墓道,墓道尽头一块巨大的石门挡住了墓葬里面所有的秘密。

塔拉走进了甬道,甬道边的墙壁上,一些班驳难辩的壁画引起了他的注意。在壁画中,还有一处看似文字的奇怪符号。考古挖掘还没有展开,这里的一切就散发出了一种神秘的气息。这时塔拉还没有意识到,探索这个巨大石门背后的秘密,将是他20年考古生涯中一段离奇的经历。

塔拉推测,石门背后很有可能是一座古人留下的墓穴。

考古专家塔拉:通过墓葬的形制已经初步判断,它为辽代的墓葬。

塔拉让助手拓下了这些符号,准备送给北京的专家去辨认,以便最终确认墓葬的年代。现在他要打开这道石门。   

墓道墙壁上神秘的契丹文字至今未破解。有专家认为,有可能是墓主人随葬品的清单。

2003年4月23日上午……

巨大的石门轰然倒下。塔拉疾步走上前,石门的背后却没有出现预期的墓穴洞口。一道木门又挡在了面前,一米多高的泥沙淤积在那里,考古人员依然无法进入古墓。

三个小时以后……

淤积的泥沙被清理走后,木门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下。一把锈蚀的铜锁紧锁着年深日久的古墓。经验丰富的考古人员担心这门后藏有机关,他们在小心翼翼地探查着。在木门下,塔拉发现了一些东西。这是一大一小两个铜铃铛,显然它们是随葬品。塔拉不免有些担心。   

当巨大的石门被移开后,一扇木门又挡住了考古人员的探查,一把锈迹斑斑的铜锁,悬挂在上面。

考古专家塔拉:最担心墓葬早期被盗,因为辽墓在历史上有几次大规模的被盗现象,所以很担心能有完整的墓葬存在。

塔拉的担心是有根据的。古墓中的财富是历代盗墓贼们梦寐以求的。他们在黑暗中的勾当,曾使得无数珍贵文物和历史信息荡然无存。

在挖掘现场发现的神秘符号被送到了北京,古文字专家刘凤翥先生一见到这些符号就断定,这是一种已经消失了700多年的文字,它属于中国历史上一个富于神秘色彩的古老民族——契丹。

契丹人曾在公元700多年时,驰骋在中国北方的辽阔平原上。它所创建的辽王朝和当时中原的北宋政权对峙长达一百多年。三百年后,契丹人却在突然之间丢弃下了这些巨大的城垣和高耸的佛塔,风一般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薄音湖先生是内蒙古大学研究契丹历史的专家,他对吐尔基山墓葬的挖掘非常关注。

内蒙古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

考古专家薄音湖:通辽地区是在辽上京,靠北一些,这里当然是契丹人和奚族的本土,是他们的主要聚居地。所以,我们在这里发现了重要的契丹人的墓葬。

古墓正处在契丹人当年的疆域内。那么,这扇木门背后的秘密就将属于一个一千多年前的契丹人。

2003年4月23日下午……

这时人们已经查明,木门后没有机关,墓穴即将被打开。手电筒微弱的光线搅动着古墓中沉寂的阴霾,塔拉的目光在急切地搜寻着。他看到,一个红色的棺椁摆放在古墓的中央,塔拉兴奋了。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副所长

考古专家塔拉:看到这个彩棺的时候,我心里就有底了,这是一个没有被动过的墓葬。

塔拉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再次走向墓室,要确认刚才看到的一切。棺椁上一只华丽的金色凤凰,从幽暗中飞来,真切地落入了塔拉的眼中。他的呼吸急促了。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副所长

考古专家塔拉:一个鲜红的棺在那儿立着,这样的彩棺我从没有见过,画的那么漂亮的棺。我当时就离开这个现场,走到采石矿放炮的一个石窝子里边,一个人在那儿静了一会。

塔拉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激动。他知道,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凤凰的图案是不能随便使用的,因为,这是皇室女性的标志。塔拉难以相信自己的运气,难道这个古墓里埋葬的是一位契丹的皇后或者公主?

1988年在离吐尔基山不远处的一座墓葬中,人们就曾看到过凤凰的形象。在这位墓主人的陪葬品中,她的金冠、银靴上雕满了凤凰。从墓中出土的一块墓志铭上人们得知,她是契丹一位皇帝的孙女,墓主人名为陈国公主。与中原的汉人一样,契丹人也是用龙凤显示着皇家的尊贵,象征着皇室成员性别的不同。

根据史书的记载,契丹王朝延续了近300年,前后共有9位皇后,16位公主,那么,眼前凤棺中的会是她们中间的哪一位呢?塔拉现在急切地要到墓中寻找一件重要的东西。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副所长

考古专家塔拉:辽代墓葬以前挖了很多,出了好多墓志。我就想这个墓葬可能也要出墓志。所以,发掘的时候就安排大家,格外小心要注意,应该是在甬道部分出。

当年人们就是依靠这样一块墓志铭,才确认了墓主人皇家公主的身份。

2003年5月上旬

在历经了一个多月的辛苦发掘后,塔拉终于可以走进了古墓,去寻找这个契丹人的秘密。在古墓内,考古人员开始清理一千多年来淤积的泥沙,当泥沙被一层层剥去后,墓主人的一些随葬品先露了出来,这都是些令人吃惊的东西。

在墓门的左侧,一副镏金银马鞍被清理了出来。马鞍上又一次出现了凤凰,金黄的光辉下图案显得异常精美。墓室里散发着一阵阵的皇家气派。接下来的发现更令塔拉惊讶,这只银盒上面竟然用金子雕刻着一条团龙。

塔拉不由得环顾起四周。他感觉,这个墓穴建造的很寒酸,与皇家气派的随葬品比起来,显得极不协调。这是一间近乎正方形的墓室,长宽都不足4米,顶高也只有3米多。墓室四周的墙壁是用粗糙的大石块堆砌而成,里面的空间异常狭小。这般简陋的墓穴,实在不像是一个皇族显贵的归宿。

考古专家塔拉:这个墓葬做得特别仓促,一个是墓道不规整,再一个墓室修得特别小,完全和辽代墓葬修建是两回事情。

在以往发现的契丹人墓中,就是一般平民的墓室,也大都是用规矩的青砖砌成的。这个墓主人明显是个身份尊贵的人,她的墓室建得这么简陋的原因。塔拉分析,墓主人可能是在仓促中下葬的。

这时,考古人员在墓室的地上,又发现了一块块残缺的壁画。人们判断,这是从墓墙上脱落下来的。但奇怪的是,从墙上坍塌下来的壁画,面应该是朝下的,可这些壁画的面为什么是朝上的。

考古专家塔拉:我分析,它就是修造墓葬以后,白灰还没有干,壁画就画上去了。画上去还没等干,就下葬了。那么一进水,把这个基础一泡软,壁画的泥土往外一鼓,中间空了,底下松了,它是这样滑下来的,所以它的人物面朝上。

如果真是象塔拉分析的那样,这个迹象就又一次证明,墓主人是在仓促中下葬的。小小的墓室里越发疑云重重。但更加奇怪的是,直到现在墓志铭却还不见踪影。墓主人的身份始终没有答案,塔拉把希望寄托在了文字专家的身上。但是,刘凤翥先生的工作也是一筹莫展。

考古专家刘凤翥:从我拿到的照片和这个摹本来看,因为它几乎没有一个字是完整的。现在识别不出,哪怕一个单词也识别不出来。

即便是中国辨识契丹字的权威刘凤翥先生,也无计可施了。看来,这些墓室甬道上的契丹文字,目前对破解墓主人的身份毫无帮助。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月,墓室里已经空空荡荡。除了棺椁,所有的随葬品都被清理了出来,可考古队员们还是没有找到墓志铭。

考古专家塔拉:挖到棺床还没有,最后希望寄托在耳室里,耳室打开也没有,墓主人的身份,她的地位,以及她的家族的一些情况,我们都不了解。

塔拉最终确认,这是一座没有墓志铭的契丹古墓。要想揭开墓主人的身份之迷,塔拉和考古人员面临的困难将是巨大的。

2003年5月下旬,考古挖掘工作全部结束……

由于挖掘现场,不具备开棺的条件,棺椁将被密封,连同所有的文物一起运往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墓主人的身份,和古墓中的种种迷团能否破解,塔拉把希望寄托在了实验室里。

2003年6月1日,距发现古墓两个半月多……

在从通辽到呼和浩特1500多公里的路途上,车队日夜兼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路上人们小心翼翼,终于平安到达了目的地。

6月2日清晨……

棺椁被停放在了一间恒温恒湿的实验室里,人们即将开启这个尘封了一千多年的凤棺。一个没有墓志铭的契丹女人正沉睡在里面。

在以往发现的契丹人墓中,只要有点身份的人,大多都会有墓志铭。可这个契丹人,她的随葬品非常精美,身份显得异常高贵。却没有留下任何说法,而且墓穴寒酸简陋,墓室里还到处遗留着仓促下葬的痕迹。塔拉不免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的死亡有可能不正常。那么在一千年前发生的一切,连同墓主人的身份之迷,是不是够能从中寻找到最终的答案?

2003年6月12日,棺椁运到实验室的十天以后……

这将是重要的一天。考古人员们小心翼翼地启动了巨大的棺盖。人们发现凤棺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内棺。棺盖上,依然是一只只金色的凤凰。更让人们惊讶的是,在凤凰的中间,还有一条金灿灿的团龙。这是古墓中,人们第一次看到了龙和凤的相遇,墓主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五个小时以后……

内棺的棺盖也要被打开了,一千多年前死去的神秘女人,即将显露出来。

2003年6月12日深夜……

塔拉终于可以看到这个从黑暗中走来的契丹女人。古墓主人静静地迎接着考古人专业的审视,但她的真容却依然秘而不见。

但此时,塔拉没有贸然掀动墓主人的面纱。根据以往的考古经验,塔拉知道,有身份的契丹人在死后,身上会藏匿着许多的随葬品。这些东西都将是了解墓主人身份的重要物证。这是一个身份高贵的契丹女人,她的衣服下面会不会也有着随葬品?这些随葬品的位置和数量,怎样才能探查清楚?

2003年6月13日,距发现古墓三个月之后……

塔拉从医院调来了医用X光机,他期待着,X光能发现死者身下隐藏的秘密。搜索从死者的头部开始了。正如塔拉期待的那样,一些深深浅浅的阴影渐渐出现了。这些阴影大约有三、四厘米宽。但塔拉和在场的专家们却并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因为,这不是人们以往熟悉的契丹人的随葬品。

吐尔基山发现的古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塔拉从北京请来了资深的考古专家,还专门聘请了专业医生,在实验室中,专家们对墓主人展开了系统全面的考古研究。X光机又移向了死者的胸部,人们看到,墓主人上身的骨头竟然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考古专家塔拉:这个人从人的骨骼来讲是很健康的一个人,骨质的密度来看,生前营养是很好的。从现在这种表面现象看,初步断定她是一个很年轻的女性,年轻到什么程度?具体十几岁,我们现在也不敢下这个定论。

这个结论,肯定了塔拉当初的判断,墓主人是位女性。但他没有想到,这个契丹女子正值青春年少就死亡了。塔拉此时还无法想象,如果将墓主人的早亡和墓穴中的那些异样联系到一起时,结果会是怎样的。

搜索还在进行,不久,屏幕上显露出了一个轮廓清晰的东西。果然,死者的身上隐藏着许多的随葬品,这些都是典型的契丹人的珠宝、首饰。

突然,人们看到在死者的胸部,一些大块的阴影中,夹杂着许多的斑斑点点。随着X光机的移 动,斑点越来越多,它们像血迹一样泼洒得到处都是。来历不明的斑点,让塔拉的神经又一次蹦紧了。这些斑点大大小小,没有规则,显然不是什么成型的物品,更不是首饰之类的东西。

这些神秘的斑点,会不会和墓主人的死亡有关系?塔拉意识到,在接下来的考古工作中,这个身份不明的契丹女人也许会让他触及到一段一千多年前发生的离奇故事。

2003年的3月, 在内蒙古吐尔基山中出土的一座古墓中,人们发现了一具身份不明的契丹女尸。她有着精美的凤棺和不斐的财富,但墓室却寒酸简陋,到处还遗留着仓促下葬的痕迹。经过进一步的探察,考古人员又发现,在墓主人的体内布满了无规则的斑斑点点。人们怀疑,她的死亡不正常。这个契丹女人的神秘身份和死亡原因,塔拉能否在深入的考古调查中,一一破解。

2003年6月12日,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距发现古墓三个月之后……

在实验室里,考古专家已经探明女尸的身上藏匿着大量的物品,塔拉把破解墓主人身份之迷的希望寄托在了这些随葬品上。

人们发现,在墓主人身上众多的随葬品中,有两样东西来路不明。一个是死者的胸部,那许多无规则的斑点。塔拉预感,它们可能和墓主人的死亡有关联。还有就是在死者的头部,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屏幕上只能看到几条深深的阴影。塔拉推测,这可能是显示墓主人身份的一个标志性物品。专家们决定剥离从头部开始。

2003年6月14日上午……

由于棺椁中的空间太狭小,剥离很难展开,塔拉决定取出内棺,打开棺椁四面的板壁。然而内棺和外棺之间的缝隙很小,人们只能先小心翼翼地放下绳子,套住内棺。墓主人终于全部暴露在了人们的面前。

三个小时以后……

提取随葬品的工作即将开始,剥离丝绸时必须要使用的防腐剂,也已经准备就绪。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这个一千多年前的契丹女人,在人们的期待中露出了她的容颜。

X光机中曾经出现的那几条阴影,也现出了真形。原来这是一个用黄金打造的头箍。上面依然装饰着凤凰的图案。很显然,这不是一般身份的人能够拥有的随葬品。但更让塔拉始料不及的,是这张面孔的颜色,它显得阴森恐怖

考古专家塔拉:她的骨骼为什么这么黑?跟正常的骨头一点不一样,那种黑怎么形容?就是漆黑。我觉得她的死亡不正常。

塔拉早就预感到墓主人的死亡有问题,如今这张异样的面孔,更加深了他的怀疑。难道,这个身份不明的契丹女人,真的是死于非命?

6月14日下午

塔拉意识到,只有先查明墓主人的身份。然后,在深入的发现中,才有可能找到她死于非命的确凿证据。塔拉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头箍上,他希望从这里找到线索,揭开墓主人的身份之迷。

在人们以往发现的辽代墓葬中,契丹人带的不是头箍,而是这样一副面具。它是契丹人显示权利和地位的标志。不同身份的人,带的面具也不同。这副黄金面具,就属于一位契丹的皇家女子。贵重的黄金鲜明地昭示着她的皇室身份,她就是陈国公主。除了面具,有身份的契丹人在死后,还要穿上金属编制的网衣下葬。和面具一样,这也是契丹贵族或皇族墓葬中最常见的东西。这就是陈国公主下葬时穿的银丝网衣。

那么,吐尔基山的契丹女人没有带面具,可有没有穿网衣哪?当初X光机下,没有显示出网衣的踪影。它会不会在衣服里面锈蚀了?

6月14日傍晚,考古剥离已经进行了十个小时……

由于墓主人下半身的衣服已经全部腐烂,没有保留的价值,人们就从这里开始寻找网衣。死者下半身的情形让塔拉再次感到诧异。

考古专家塔拉:下身的骨骼和丝织品全部成了泥状,粉末状。但是,和下半身比较,死者的上身却保存的相当完好。难道有什么东西,防止了上身的腐烂。塔拉想到了那些神秘的斑点,它们正是集中在这里。但塔拉现在要先来寻找网衣的下落。人们在死者的腿部看到了几个圆球状的东西,这会是网衣么?这些东西被提取了出来,除去泥土,原来是几枚镏金的铜铃铛。随后,专家们又看到了一根鞭子。这是根什么特殊的鞭子?墓主人为何特意将它带在身边?塔拉一时也琢磨不透。最终人们在死者的下半身没有发现网衣,只找到了几个铜铃铛和一根鞭子。

考古专家塔拉:这个墓,既没有金面具,也没有银丝网衣,或者是铜丝网衣,我们当时也觉得很奇怪。

难道墓主人不是皇族,甚至也不是贵族?现在,仅仅依靠这只金箍,塔拉还能否断定她的身份。

王大方是位研究契丹史的专家,他对刚刚提取出的铜铃铛和鞭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考古专家王大方:我们看到墓主人腿部的神鞭,墓主人膝部栓的小铜铃铛,这些都和舞乐、驱鬼、祈福有关系。另外还出土了两件银号角。

王大方认为这些随葬品和契丹人信奉的一种古老的宗教有密切关系。根据中国宋代史书的记载,契丹人信奉着一种叫萨满的神秘宗教。而且萨满巫师通常是由女性来担当的。所以,王大方对墓主人的身份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他认为墓主人有可能是位萨满巫师。

的确,人们已经断定墓主人是位女性。而且她的鞭子、铃铛和银号角散发着神秘宗教的气息,她真的会是位萨满巫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棺椁上的金凤、金龙又如何解释?塔拉对这个推测表示怀疑。

考古专家塔拉:在中原地区,自古以来,只有皇室家族才能用龙和凤。而且几条龙、几只凤他都要有特别的等级在内。契丹人好多做法跟汉族是一样的,比如说它的葬俗,契丹的葬俗大部分是中原的。

塔拉的分析来源于一个重要的证据。上个世纪末,在一个契丹人的墓中,曾出土了一件银墨盒。银盒上雕刻着一条金龙。从墓中找到的墓志铭上,考古人员得知,这条金龙属于一个叫耶律羽之的契丹人。

史书中是这样记载耶律羽之的,他曾辅佐过契丹第一位皇帝耶律阿保机建立了契丹王朝,是位身份显赫的契丹宰相。耶律羽之自然能够享受金龙的待遇,但这条金龙证明着他只是位宰相,因为金龙的脚上只有三只利爪。同样,在陈国公主的随葬品中,所有的龙也只有三只爪。因为按照礼制,只有皇帝才能享受四只或五只爪的龙。可见,契丹王朝是一个等级制度森严的社会。在这样的环境中,龙凤是绝不能随便使用的。

但在古墓中,龙和凤却大量的出现。一个神职人员能够享受这样的皇家待遇么?这条金龙和耶律羽之、陈国公主的龙分明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墓主人会不会是和他们身份差不多的人?

考古专家塔拉:起码我们现在定的是辽代的贵族。

塔拉否定了王大方关于萨满巫师的猜测。墓主人的身份,暂时被定在了契丹贵族上。在以往契丹人的墓中,只要是有点身份的人,也会带个铁面具。什么样的人才会带金箍下葬呢?

考古专家塔拉:我判断,是辽代早期,它还没有形成面具的习俗,它可能到中晚期才生成,因为在耶律羽之的墓当中也没有发现面具。

在和耶律羽之的比对中,塔拉认为头箍是面具的前身。这样,墓主人的下葬年代便被确定在了契丹王朝的早期。那么,塔拉能不能在死者的身上找到更多的证据,进一步破解墓主人的身份之迷?

6月14日夜晚……

这时人们发现,经过一千多年的岁月,和多次雨水的浸泡,死者身上的丝绸衣服已经接近腐朽,剥离变得越来越艰难。考古专家们小心翼翼,又在争分夺秒。因为墓主人的上身里,还隐藏着大量的随葬品。终于,一副硕大的项链出现了。黄金和宝石在灯光下闪耀着粼粼金光。X光机曾显示,在墓主人的身上还不止这些。果然专家们提取到了黄金手镯。

随后,人们在死者手指的部位,又相继找到了五枚黄金戒指。戒指上还镶嵌着绿松石之类的宝石。所有的随葬品,贵重、华美得令人惊叹,再一次表明了墓主人的身份非同一般。但令人奇怪的是,那些神秘的斑点,却始终没有显露出踪影,也许它们还隐藏在更深的地方。面对这些首饰,塔拉异常兴奋,这些都将是可以利用的物证,尽快确定墓主人的真实身份。

X光机下显现的头箍显影

王大方专家始终关注着这次考古研究,随着不断深入的发现,他对死者的身份又提出了一个更大胆的推测。

考古专家王大方:在辽史里头有一个公主,就是辽太祖阿保机的公主。她嫁给了皇后的弟弟,通过这些天来琢磨这个事,我总觉得这个在契丹早期逝世的这个少年女子里她最像。

史书中的确记载着,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有着唯一的一位公主。通过对头箍的研究,塔拉曾经判断墓主人是生活在契丹王朝早期的人,难道她会是契丹第一位皇帝的公主?如果这个推测能够被证明的话,这将是契丹考古史上一个重大的发现。皇帝的公主,必定是个身份显贵的女人,塔拉立刻找来了曾在耶律羽之墓中出土的首饰,他要和吐尔基山墓主人的首饰进行细致的比对,找到她皇族身份的确凿证据。

考古专家塔拉:耶律羽之墓的首饰跟她相近的比较多,但是还不如她的漂亮,就说她这个戒指来比吧,个头都比羽之墓的大。还有她的这个手镯,也做得特别精致,耳环也比羽之墓的大,上面镶的宝石都比羽之墓的多。

塔拉认为,墓主人的身份很可能比耶律羽之的还要高。当年,耶律羽之曾是阿保机的重要幕僚,在一个等级制度森严的王朝里,除了皇帝,有谁的随葬品,能比一个宰相的更精美、华贵哪?

文字:2003年6月15日零时……

实验室中的剥离还在继续,人们又一次惊讶了。这是一件精美的丝绸绣衣,金丝线绣的团龙依然闪着光彩。这个契丹女人的身份果然异常高贵。看来王大方的推测,并不是空穴来风。

两个小时之后……

为了顺利地剥离衣服,人们考虑先抽出死者的骨头。没有想到,骨头的颜色和这张面孔一模一样。

考古专家塔拉:我们当时判断有两种,一个是,她是中毒死亡。而且当时我说是剧毒,因为她那骨骼太不一样了。

从死者上身里抽出的每一根骨头,颜色都是漆黑的。难道这个女人真的是被毒死的?塔拉知道,史书中并没有记载阿保机的公主是中毒死亡的。那么,如果这个女人是被毒死的,她就不可能是阿保机的公主了。塔拉请来了研究契丹历史的专家邵清隆先生。因为还有一些迹象表明,吐尔基山墓主人的特征与阿保机公主不吻合。

在内蒙古巴林左旗哈达英格乡,有一座口袋形的山谷,当地人称它是祖陵山。如今已经探明,耶律阿保机就葬在这座山中。祖陵山与吐尔基山相隔数百公里,如果是阿保机的公主,她为什么没有和她的家族成员葬在一起哪?

考古专家邵清隆:一般地说,辽代皇家女儿嫁过去的话,她嫁给萧家的某一个人了,这在萧家人的墓地上就有一片。

阿保机的女儿的确嫁给了萧氏家的男人,那么萧氏家族的墓地又在什么地方?

考古专家邵清隆:在辽代的墓葬中,大概有这么一个规律。从兴安岭这一端一直往东北延伸,这一带埋葬的墓是辽代皇族家族。另外从赤峰南边的那个山,一直到辽宁这座山,是埋葬的辽代后族。萧氏后族。这两个山中间正好是辽河平原,它就在这个位置上。

吐尔基山正处在这个地区,但是目前并没有找到其它的墓葬。另外塔拉还发现了一个疑点。史书上提到阿保机的公主是出嫁了的,那么,按照契丹人的习俗,她不仅应该和她的夫婿家族埋葬在一起,还要和她的夫婿同葬在一个墓室中。在陈国公主的墓中,曾出土了两副金面具和两套银丝网衣。公主和驸马,就是合葬在一个墓室里的。如果吐尔基山的墓主人是阿保机的公主的话,她就不应该一个人孤零零的下葬。

看来,目前的证据还不足以证明墓主人就是阿保机的公主。邵馆长和塔拉一样,对王大方的推测保持着谨慎的态度。关于墓主人身份的调查,塔拉依然要继续下去。那些神秘斑点的下落,塔拉也期望着能够尽快水落石。但塔拉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意外正等待着他。

2003年6月15日凌晨,考古剥离已经进行了近二十个小时……

实验室中,剥离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但那些神秘的斑点像蒸发了一样依然毫无踪影。正当人们准备取出死者贴身的一件衣服时,一些闪着银光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

考古专家塔拉:顺着这个领口,打开以后,撑开,拿手电筒一照,里边是一层水银。

实验室里的空气骤然凝固了,这些水银和那些神秘的斑点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考古专家塔拉:发现水银再拿X光片一比,恍然大悟看到的全部是水银。

神秘斑点的由来终于有了答案,而且死者的上身为什么保存得那么完好,尸骨的颜色为什么那么漆黑,似乎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考古专家塔拉:因为水银是剧毒啊!开始我想到她是从骨骼上看是中毒死亡。

银的出现,使得墓主人的死因增添了一层杀机。三个多月来,随着考古发现的进展,塔拉的心情已经是几起几落。墓主人的身份依然不明,死因又越发诡异、蹊跷。塔拉准备寻求新的办法将调查进行到底。

死者头部带着的黄金头箍已经隐约可见。   

巨大的凤棺被放置在一个棺床上,在已经发现的契丹墓葬中很少有的珍贵文物。

2003年的3月,在内蒙古的吐尔基山中,出土了一座千年古墓。人们发现,墓中精美的凤棺里,安葬着一位年轻的契丹女人。有人推测她可能是契丹王朝第一位皇帝耶律阿保机的公主。但古墓中没有找到墓志铭,这个女人的身份至今难以确定。在考古专家提取尸体内随葬品的时候,又意外发现了剧毒物质——水银。墓主人的死因也因此变得扑朔迷离。

2003年6月15日凌晨,考古剥离接近尾声,意外地发现水银……

突如其来的水银,让在场的考古人员,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人们更加没有预料到,水银竟然这么多。

考古专家塔拉:我们单独水银提取试管里边有这么深的,有那么两节,另外好多跟尸体里边的那些腐烂的一些物都在一起,我们把那些提取出来还有一烧杯。

因为收集到的水银份量太重,塔拉不得不将它们分装在三个试管中。水银是一种慢性挥发的物质,一千多年里肯定还挥发掉了许多。那么,这么多水银,当初是用来做什么的?

早在提取死者骨头的时候,塔拉就预感到墓主人的死亡不正常。如今,发现了剧毒物质水银,塔拉当初的推断便被进一步印证。

如果能够证明墓主人是被水银毒死的,塔拉就可以放弃阿保机公主的假说,去寻找新的线索来调查墓主人的身份。因为椐史书记载阿保机的公主不是被毒死的。那么,水银究竟是不是杀人真凶。这时,有人给塔拉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

考古专家塔拉:他说我们现在的当地的风俗习惯,人老了以后,在他老以前,要到处在找这个水银,不好找,到处在要,准备好,人一死就要从嘴里灌进去,他说,我们这个风俗习惯一直留到现在。

水银是可以用来防腐的,中国历史上有过这样的记载。在契丹人的墓葬中,塔拉就曾发现过水银。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副所长考古专家塔拉:我们以前在发掘的乌兰茶木盟的契丹女尸,也是这样的水银中毒。但那个尸体保存特别好。但是在她的腹腔内没有发现水银,只是在她身下的土壤里面化验,发现有大量的水银。

看来,契丹人有可能用水银来防止尸体腐烂。但是,吐尔基山古墓中发现的水银,是在死者体内,它们也是用来防腐的吗?

考古专家塔拉:取这个胸腔的骨架的时候,取到胸椎的中部这个位置的时候,拿出一块,当时上面很亮,就递到我手里了,我当时没看清楚,晚上嘛,打的灯,手一抖,它自动掉下来了,当时傍边,就有好多先生在傍边,有人知道这个东西,就说是水银。

因为水银是在死者体内发现的,还有,墓葬中到处是仓促下葬的迹象,塔拉认为目前还不能轻易排除墓主人被毒死的可能性。

2003年9月,距发现水银三个月以后……

为了了解人吞服水银会有怎样的生理变化,塔拉做了一个动物实验,一只小白鼠被选为了实验对象。白鼠的体重接近400克,实验人员按每100克体重一毫升水银的比例,将四毫升的水银灌进了白鼠的胃里。没有多长时间,白鼠死亡了。

沉重的水银几乎把白鼠的胃坠破。如果是人吞服了大量的水银,胃被坠破后势必导致死亡,水银则流向人的腹腔。

当初人们正是在死者的胸部和腹腔,发现了这些神秘的斑点。动物实验证明,大量的水银完全可以致人死命,并且会存留在人的胸腔和腹腔中。塔拉面对的是一种致命的金属。

水银还有更危险的一面,它的蒸汽,毒性更加剧烈,可以迅速置人死命。好在常温下的水银,蒸发量很小,考古专家们才没有中毒。实验的结果,使得墓主人的死亡充满了杀机。其实吐尔基山的墓主人,如果真是被水银毒害致死,倒也不足为奇。

因为这样一个身份高贵的女人,即便她不是阿保机的公主,也会是宫廷里的皇族显贵。在她生活的那个年代和那种环境里,阴谋和杀戮无所不在。

史书记载,萧太后的姐姐,因为得罪了契丹当朝太后萧燕燕,便被一杯毒酒断送了性命。

当年,吐尔基山的墓主人究竟有着什么不能饶恕的罪孽,杀她的人有哪些不可告人的阴谋,时光远逝,其中的原由恐怕已无从查找。

为寻找墓主人被水银毒害致死的确凿证据,塔拉再次回忆起挖掘以来看到的各种异常迹象。

考古专家塔拉:这个墓葬做得特别仓促,修造得很仓促的,一是墓道不规整,再一个是墓室修得特别小,完全和辽代墓葬修建是两回事情。

一个身份不寻常的契丹女人,生前拥有一般人没有的财富和特权。死后却蜗居在如此寒仓陋室中,这其中应该有着什么特殊的原由。

考古专家塔拉:修完墓,马上就把人埋进去了,因为从哪方面看哪,我是从壁画发现出来的。

塔拉所说的,就是这些壁画。它们面朝上坍塌在墓穴里。这么仓促的埋葬一个皇族显贵,会不会是在遮掩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X光机下曾显示,这是一个年轻的契丹女人。死亡对于她来说,是不是到来的太早了。

如今,水银的出现将塔拉所有的疑惑,勾连在一起。被害死亡和仓促下葬之间有了关联。没有墓志铭也变得顺理成章,一个皇室女人被害身亡,当然密不可宣。但这些仅仅是墓主人非正常死亡的迹象,塔拉需要的是确凿证据。

考古专家塔拉:她到底是生前服的水银,还是死后灌的水银,现在我们也不好太下定论,准备下一步送到有关部门,做一次鉴定。

北京,2003年11月27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

吐尔基山墓主人身上不同部位的样本,被送进实验室。实验人员将根据塔拉的要求,分别测定死者的指骨,椎骨,肋骨,和一段头发中水银的含量。

塔拉想通过实验检测,了解水银到底是致人死命的,还是用来防腐的。这样,他就可以决定,是继续沿着阿保机公主的假设推进墓主人身份的求证,还是另辟蹊径。水银含量的检测实验,能否得出准确的答案?

当样本溶液被注入检测仪器后,数据随之而出。三份骨头样本中水银的含量大大超出了正常范围。墓主人头发中水银的含量最高,竟然是骨头样本的三倍。

专家认为,这样高含量的水银足以之人死命。但针对吐尔基山的墓主人却不能草率认定水银就是杀人真凶。

因为有一种情况不能不考虑,死者和水银是长期处在一个密闭的环境里,一千多年来,水银会不断蒸发。死者骨头和头发中的水银,很可能是在这期间一点点渗透进去的。

而且,从头发的水银含量高出骨头样本的三倍这个事实来看,正是因为头发的表面积大,吸收的水银才会更多。

另外,专家还从中毒学的角度分析,当人被灌进大量的水银后,很快就会死亡。血液还来不及将水银带到头发中,如果立刻检测,在死者的头发里,是很难化验出水银的。

中毒实验无法确认水银是死者生前吞服的,还是死后被灌进去的。那么水银防腐的可能性是不是依然存在?

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巴林左旗,距离祖陵山不远的地方,有这样一座契丹人留下的石头房子。传说,当年契丹王朝的第一位皇帝耶律阿保机死后,他的尸体曾在这里停放了整整五年。因为契丹人是在人死后才开始为他建造墓穴的。

在王朝早期,契丹人还没有形成用面具和网衣来保护尸体的习俗,那时也许真的会用水银来防止尸体腐烂。由于目前不能打开阿保机的陵墓,得到更多关于水银的说法,一切只能是推测。

到目前为止,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能够排除水银是防腐的可能性。那么墓主人的死亡就有可能是正常的。所以,塔拉认为,吐尔基山墓主人是阿保机公主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根据辽史的记载,阿保机的公主是因病死亡。为此,塔拉立刻和人类学专家取得了联系,他要对死者的骨骼进行体质人类学鉴定。如果能够找到死者生前患病的证据,墓主人的身份和阿保机公主就有了相当接近的地方。

墓主人的重要骨骼和头骨被装进保温箱。塔拉亲自驾车,来到位于长春市的吉林大学。

2003年12月20日,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朱弘教授是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的主任,土尔基山墓主人的骨骸被交到他的手中。

朱弘教授的调查从死者的椎骨开始了。

在显微镜下,一些当初没有发现的细节被放大了出来。这是些小小的骨质突起,朱弘教授把这个发现,告诉了留下来等待结果的内蒙古考古人员小张。

文字: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主任

考古专家朱弘:就是因为,她的这个椎骨椎体的上下两个圆,这个边缘已经完全形成,很锐利。并且出现了骨刺。

这个鉴定,证明墓主人生前患有严重的腰椎疾病。这恰恰和阿保机公主因病而亡的记载吻合。

然而当初,人们通过X光机,认为死者的年龄不到20岁。这样的年龄不太可能患有严重的腰椎疾病。

文字: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主任

考古专家朱弘:那么从她的两侧的耻骨联合面的形态变化来看,它的边缘已经完全形成,而且中央已经开始往下凹陷。那么这样的特征可以明确地说明,她的年龄应该是从30岁到35岁之间。

虽然朱弘教授的判断,令考古人员意外,但墓主人35岁左右的年龄似乎更接近因病而亡的阿保机公主。

在古老的年代,一个年近40岁身患疾病的女人,她的死亡也就不那么离奇了。

通过朱教授的努力,塔拉对土尔基山墓主人有了更清晰地了解。她很有可能是因病死亡,塔拉感觉,离最终的结果似乎越来越近了。

这时,塔拉又掌握了一些阿保机公主身世的细节。

考古专家王大方:这个记载就是说她无子而终。

塔拉找来墓中出土的一对纯金杯子。在显微镜下这只金杯上的图案紧紧地吸引了塔拉。这是一组求子图,表达了墓主人对生育的期盼。

也许吐尔基山的墓主人和阿保机公主一样,都是无子而终。所以才钟爱这样的图案。

此外,塔拉还注意到,辽史中有这样一段记载。耶律阿保机的皇后是西域人。

考古专家王大方:太祖的皇后叫述律后,述律后本身就是一个西域人。她在嫁到契丹本部之后,她带来了大量的西域文化。

一个有着西域血统的公主,她的随葬品中应该显示出特殊的风情。

在土尔基山出土的随葬品中有这样一只玻璃杯,它曾让塔拉过目难忘。

考古专家塔拉:这件玻璃器不是我们的,也不是契丹人的,也不是中原的。

它是从西域过来的。

在陈国公主的墓中也曾发现玻璃制品,但品质无法和那只杯子相比。假如墓主人是阿保机的公主,因为母亲是西域人,她似乎有理由拥有这样品质上乘的玻璃杯。

但这时的塔拉异常清醒,尽管许多迹象都在接近墓主人是阿保机公主的假设,可这毕竟是一个没有墓志铭的人,墓主人身份的确定要慎之再慎。

塔拉想到了提取墓主人的DNA数据,在吉林大学的DNA考古实验室中,测试正在进行。

如今,人们已经探明,耶律阿保机和皇后陵寝的准确位置。采集到死者的DNA数据,将来就有可能和阿保机的DNA做比对。那时就可以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阿保机的公主了。

与此同时,塔拉已经在筹备用新的方法展开调查。   

这是从死者身上提取到的黄金手镯。考古专家塔拉:在它周边地区继续进行工作,用一些科技的手段进行探测。

因为辽代的墓葬都是以家族墓地为主的。

塔拉准备在发现古墓的通辽吐尔基山一带,做一次航空遥感测试。如果能够发现墓葬群,也许从中会找到有墓志铭的古墓。那时,就能知道这里当年是契丹哪个家族的墓地。然后根据死者的DNA,来确定这个女人是否属于这个家族。

2003年12月23日,吉林大学DNA考古实验室……

不久,吉林大学那里传来了坏的消息。两次DNA提取,实验人员没有得到理想的数据。分析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年代太久远,DNA序列残破的很厉害,提取不到有效数据。再一个是骨头中金属含量过高,严重干扰了数据的显示。

从发现古墓到此时,已经过去了九个多月。尽管有各方面专家介入土尔基山古墓的考古研究。考古人员也借助了多种实验手段,但墓主人的身份和死因依然扑朔迷离。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契丹女人?人们都希望能更真切地了解她。

塔拉请求朱弘教授,复员这个墓主人的相貌。

朱教授的助手林雪川,开始了人像复员的准备工作。

方良是位体质人类学博士,他负责从头骨上采集数据。这些数据一方面将为人像复员提供参数。另一方面可以协助朱弘教授推算死者的身高。最终死者的身高确定为159,2公分。

人像复员工作还在进行,墓主人的眼睛已经有了雏形。契丹人属于蒙古力亚人种,根据种族特征,她的眼睛应该是什么样的。小林一边依靠着数据库提供各种参数,一边参考着许多已经发现的契丹壁画。人像的五官正在生成。

不久,吐尔基山墓主人相貌的雏形产生了。

考古专家朱弘:从皮肤的质感上来说,它的沧桑感过于强烈了一些,因为从她的特殊身份来看,因为她是辽代的契丹的贵族妇女,所以她的皮肤应该更细腻一些,更丰满一些。

朱弘教授这个看法是有事实根据的,小林再次根据死者的身份特征,修改了她的容颜。吐尔基山中埋藏的契丹女人,现出了本来面目。

几个月来的考古发掘和调查,她的存在早已无庸质疑。这个从一千多年前走来的契丹女人,始终用沉默面对着塔拉和考古专家们的询问,人们苦苦探求着她深藏不露的所有秘密。

当这个契丹女人的容颜,真切地呈现时。她的身份却依然云遮雾盖,她的死因也没能最终澄清,人们的心中不免有些遗憾。

但这就是考古研究的无奈,也是考古人员不得不面对的一份尴尬。

塔拉决定等待,等待不久将至的遥感测试,和再次的DNA提取。那时,凤棺中这个契丹女人的所有秘密将会水落石出。

相关阅读
考古发现千年契丹凤棺女尸详细过程[图]

考古发现千年契丹凤棺女尸详细过程[图]

时间:2020-06-30

奇闻天下导读:小编为大家整理了考古发现千年契丹凤棺女尸详细过程相关文章,想了解更多奇闻故事,继续关注奇闻天下!一座千年古墓,一具契丹的无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