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张献忠盗掘案告破[图]

张献忠盗掘案告破[图]

时间:2020-05-27 11:46:03

编辑:admin

  奇闻天下导读:小编为大家整理了张献忠盗掘案告破相关文章,想了解更多奇闻故事,继续关注奇闻天下!

  民间一直盛传,在四川眉山江口镇的岷江河道内,明末大西军领袖张献忠在逃亡时曾将千船金银沉于江底。但是真假一直都不能确定,一直到了2014年初有70名文物盗贼蜂拥而至,利用专业水下工具在夜间潜入江底疯狂盗掘,果真挖出包括张献忠大元帅金印的珍贵文物上千件。

张献忠盗掘案告破

  张献忠沉银出水

  传说

  1646年,明朝末年著名农民起义首领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在岷江主河道和府河交汇处,遭明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当地几百年来传说不断,称有整整1000船金银财宝沉于江底,有一句歌谣说:“谁人能识破,买尽成都府”。

  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过程中陆续发现了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发掘项目于2017年1月5日启动,截至3月15日已发掘面积1万余平方米。专家认为,目前的发现可能仅为江口沉银的冰山一角。

  现场直击

  文物堆积层约有2米厚

  记者20日在现场看到,文物考古单位在岷江河道内围堰抽水,将发掘环境从水下变成了陆地。考古人员从“陆地”向下发掘约5米,露出了长达数百米的坚硬河床,起伏的褐红色河床状似静止的“怒涛”,文物就散布在“怒涛”凹槽中的鹅卵石和河沙之间,文物堆积层约有2米厚。

  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介绍,出水文物包括明王朝分封藩王及张献忠分封嫔妃的金册、银册,以及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银锭,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和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据介绍,仅带铭文银锭上的地名就涉及明代的20余府、州、县。

  金币出水文物记者现场目击了一段装有数枚银锭的木鞘出水,不少元宝状银锭依旧反射出贵金属的光芒;在考古发掘现场附近的工作站,记者见到部分出水文物,各类金银器物、钱币上的文字大都清晰可辨,各种金银首饰上的花纹依然精致。

  专家观点

  目前发现仅为冰山一角

  北京大学教授李伯谦等30多位考古学家现场考察后认为,这是中国传说中的、记载的几处皇家藏宝中唯一被找到,且是由考古机构科学发掘出的批量宝藏;出水文物数量之多、等级之高,种类之丰富,具有极高的科学历史、艺术价值;对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经济史、军事史和生活史等具有重要意义,可谓展开了一幅中国明朝晚期的社会历史画卷。

  本次考古发掘不仅是四川首次开展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也是中国考古界首次在内水区域开展围堰考古。运用了大量新技术和最新科技手段。此外还面向全国公开招募了志愿者,为公众参与考古提供了平台。

  据了解,由于发掘只能选择在枯水期开展,距离今年发掘工作结束还有约一个月。尽管出水文物数量巨大,但专家认为,目前的发现可能仅为江口沉银的冰山一角。

  盗贼学潜水盗宝3亿元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四川省政府新闻办20日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介绍,江口镇是眉山市彭山区一个古镇,岷江从旁奔流而过。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吴天文说,早在2005年,当地修建城市供水工程时在岷江河道挖出7枚银锭,经鉴定为明代银锭,属国家珍贵文物。2010年这里被确立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江口沉银遗址”。

  过去几年,沉银遗址曾一度遭到盗挖。眉山市公安局彭山区分局副局长刘良贵说,2013年下半年,巡查人员发现个别区域有盗挖迹象,2014年初,警方获取线索,有人用专业潜水设备夜间潜入遗址区域,盗挖文物高价倒卖。此案被公安部确立为督办案件。

  前期侦查在保密情况下进行。专案组民警余海说,经过一年秘密侦查,警方梳理出以沉银遗址文物为目标的6个盗挖团伙、3个倒卖团伙,涉案人员40余名,涉及全国10多个省市。

  金锭收缴文物2015年4月收网时机成熟,4月25日,眉山市212名民警组成的抓捕行动队,分成8个组,在云南、四川等地对6个盗挖团伙骨干展开同步抓捕。此次行动12小时内到案31人,扣押“西王赏功”钱币27个、银锭39个、各类钱币逾千枚、其余金银杂件逾百个,还扣押大量涉案汽车、潜水服、氧气瓶、金属探测仪等。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江口发现银锭后,起初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们和其他村民一样使用铁锹、锄头等农具,在岷江滩涂上掏挖、捡拾些价值不大的小铜钱、小银饼等。2013年开始,在利益驱使下,他们或以亲属关系、或以兴趣爱好、或以资源渠道等为纽带纠集在一起,从各种渠道学习掌握水下考古知识后,购买潜水服、氧气瓶、铅块、“神剑二号”金属探测仪和成分分析仪等专业工具,到成都、遂宁等地潜水基地学习潜水技术。为了增加潜水时间和深度,以便盗挖到更多、更好的文物,个别盗挖团伙还拉拢了曾从事过潜水职业的人员一起参与盗挖。

  出水的各种金饰品。当地警方披露,盗挖团伙之间根据时间先后或势力大小等因素,对盗挖区域有明确的界线。为防止被文管部门巡查人员发现,他们每次作案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浅水区域就用金属探测仪进行“扫滩”,发现金属物品之后,直接进行挖掘。深水区域则通过潜入江底挨个“打围”,先将淤泥、河沙等杂物清除,再使用金属探测仪进行探测并盗窃文物。

  警方收网后,追缴被倒卖的文物成为重要任务。专案组民警辗转10多个省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将千余件涉案文物全部追回,其中国家珍贵文物100件,包括国家一级文物8件、二级文物38件、三级文物54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额3亿余元。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国宝级文物“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图为“永昌大元帅印”,印台上阴刻“永昌大元帅印,癸未年仲冬吉日造”。该金印铸造于1643年农历11月,应是张献忠自封“永昌大元帅”时铸造。这枚金印是当地公安破获的江口沉银盗掘案件中收缴的文物。2016年7月,国家文物局致函四川省政府,感谢全体参战人员在打击和防范文物犯罪工作中做出的贡献。同月,公安部刑侦局也发电称,“此案抓获犯罪嫌疑人多,缴获的涉案文物数量大、等级高、史料价值珍贵,为近年来少有,为古文化遗址保护发挥了关键作用。”

  张献忠沉银盗掘文物案告破:金老虎印首次曝光

  张献忠“千船沉银”传说是真的!

  10月14日,公安部表示,四川眉山特大盗掘古文化遗址倒卖文物案告破。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和“天启七年金册”等一批国家级重要文物被追回,并首次曝光。

  千船沉银

  一首寻银诀“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

  在四川眉山市江口镇,民间一直流传这首古老的民谣。民谣与“千船沉银”的传说遥相呼应,成为寻找财宝的“寻银诀”。

  江口镇双江村,岷江主河道和府河在此汇合。江边一处茶馆内,80多岁的雷前银老人望着江水,悠闲地喝着茶。

  他说,曾听已去世50多年的父亲提起过“千船沉银”的传说:

  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在逃亡时,曾将千船金银沉于江底。江口沉宝后,张献忠曾派一位将军在此藏匿起来,守候江底宝物。将军去世后,变成石虎雄踞此处,与江中的石龙遥遥相望。

  雷前银说,父亲还和他提过,一公里外的将军湖湖边有一座巍巍耸立的巨石,像一头昂首坐卧的老虎。村民说,数年前,这里还有一尊将军雕像,后因头部损毁,无人修缮。

  一段沉船史

  张献忠是中国历史上的明末农民军领袖,与李自成齐名。他曾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年号大顺。

  明清两代所著的史料中确有张献忠“千船沉银”的记载。相传1646年,张献忠的部将刘进像吴三桂一样弃关,把清兵引进了四川。张献忠见势不妙,决定弃都,“携历年所抢”的千船金银财宝率部10万向川西突围。但转移途中猝遇杨展的大军。

  南明俞忠良在《流贼张献忠祸蜀记》(流贼是俞对张献忠的蔑称)中对这场大战的场面有过描写:“展身先士卒,遣小舸载火器以攻贼舟,风大作,舟火,士卒鼓勇,皆殊死战,贼败。贼舟首尾相衔,骤不能退,风烈火猛,势若燎原。官兵枪铳弩矢百道俱发,贼舟多焚,所掠金玉珠宝及银鞘数千万,悉沉江底。”

  《四库全书》里的《蜀碧》也说,张献忠率兵十数万,装金宝数千艘,顺流东下,与杨展决战。运宝船队被杨展大败,千船金银也在争战中沉入江底。

  《蜀难纪实》中对沉银有更多细节的记载:张献忠部队从水路出川时,由于银两太多,木船载不下,于是张献忠命令工匠做了许多木头的夹槽,把银锭放在里面,让其漂流而下,打算在江流狭窄的地段再打捞上来。但后来部队遭到阻击,江船阻塞江道,所以大部分银两沉入江中。“累亿万,载盈百艘”。

  金银出土

  一堆碎银子

  单位,分布面积100万平方米。此处不仅可能埋有记载中的财宝,还是一处保存较为完整的古代战场遗址,对研究明代社会、经济、文化等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011年,岷江河道搞工程建设,这次出土了一件极为珍贵的宝物——金封册。

  这页金封册长12厘米、宽10厘米、重730克,刻着29个字。经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吴天文说:“这可能是张献忠在成都建立大西国后,颁布的法令的第一页,因为残缺无法获知全部内容,估计是皇宫制度。”

  相传300多年来,不少人垂涎张献忠这笔巨额财富。

  清政府也曾派人到江中捞到一些宝贝。《彭山县志》记载:“乾隆五十九年,冬季,渔者于江口河中获刀鞘一具,转报总督孙士毅,派员赴江口打捞数日,获银万两并珠玉器等物。”

  2005年,双江村的村民杨富华在江边捡到几枚银锭,引发了当地大规模的寻宝热潮。

  2005年4月20日上午,杨富华到河滩捡拾“白火石”(白色鹅卵石)卖。时值当地搞引水工程,挖掘机在挖掘河床。杨富华看见,挖出来的石头里有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一铲子挖出来一个,第二铲又出来一个,三铲又来一个……”杨富华说,一会工夫他就捡了4个,拿到河边洗干净,结果一看,不得了,都是银锭。其中一个还清晰看得见刻字,“崇祯好多年,饷银五十两,银匠姜国庆”。

  这事在当地很快传开了,上百人跑到河滩找宝物,刨到了一堆碎银子。

  一根青冈棒

  眉山市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说,发现宝贝那天,河滩里寻宝的就有上百人,他们把宝物全部拿走,却留下了一根烂木头孤零零地躺在乱石堆里。殊不知,这根木头却比任何宝贝价值还要高。

  工地负责人谭永贵说,就是这根木头先掉出来,宝物才从里面滚出来的。这句话让时任彭山县文化局副局长方明眼前一亮,拾起烂木头仔细端详,木头有1米多长,中间镂空。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青冈棒?”方明想。

  根据史料,张献忠藏宝的工具,是将木头镂空,或把两个半只木筒扣合而成一个木筒,两端用铁箍箍死,木筒被唤作“青冈棒”。在方明看来,青冈棒比起农民捡到的那个所谓的银锭,价值还要高。

  方明去捡散落的碎片,现场民工都有些不解:“你要这个烂东西干什么?”

  方明笑而不答。回到文管所把所有碎片拼接好后,中心位置正好形成了一个长约100厘米,直径15厘米的圆柱形空间,而这个空间正好装得下六七个银锭。

  一页金封册

  寻宝事件后,当地文管所和公安机关发布了追缴令,经过一段时间工作,追回了金牌2枚、“西王赏功”金币和铜钱各1枚,“50两”银锭(每枚重约4斤)7枚,小银锭3枚(每枚重约1.5斤),散碎银两90斤,后被国家文物部门鉴定为明末清初的国家珍贵文物。

  “这些文物肯定是真实的,所有专家都没有争议。沉银来自江西、湖南、湖北等地,跟当年张献忠的行径路线吻合,非常难得。”中国国家博物馆综合考古部主任杨林说。

  他说,千艘金银比较夸张,实际可能没有这么多。“几艘是有可能的,但也是海量的,个人比较肯定的是,还在江里的宝物,肯定比已经出土的多。”

  2010年,“江口沉银遗址”被眉山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

相关阅读
张献忠盗掘案告破[图]

张献忠盗掘案告破[图]

时间:2020-05-27

奇闻天下导读:小编为大家整理了张献忠盗掘案告破相关文章,想了解更多奇闻故事,继续关注奇闻天下!  民间一直盛传,在四川眉山江口镇的岷江河道内